一隻花

每个人都会有花园的吧,让我成为其中一朵吧。

学名:花花
科属:花科
生长习性:早上休眠,夜间开花
品种爱好:向阳!杂食性!
【全职】主韩叶双花王肖,吃喻黄林方昊翔
【梦间集】曦孤,蛇燕,剑琴
【Mavel】锤基,盾冬

第一天就抽到了!!好高兴啊!
啊我是谁我在哪!哇哇哇哇哇!(高兴到不会说话!
总之住小伙伴们也快快抽到自己想要的小哥哥/小姐姐吧

怎么办,今天就是点心大大生日了,贺文来不及写...
呜哇,我咋就不长个心眼呢!老是忘记他们的生日,匆匆忙忙写出来的生贺没质量,所以我不打算强求自己今天能肝出来...
我就当一回事后草吧。
生贺会有的,糖也会有的。
肉呢,不存在的(›´ω`‹ )

【百日双花】Day.9

(平行世界里的大孙)

孙哲平看见另外一个自己,是从浴室里的镜子见到的。

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动作,就连语气和神情都是那么的相似,可他还是不相信那是他自己。

楼下的街道旁一如既往地停着零散的小汽车,离自己家不远处的那家网吧还是一样亮着那个坏了的霓虹灯招牌,网吧对面仍然有一位卖糖葫芦的老爷爷,那位老爷爷看起来比以前更老啦,已经不能像往常一样站着了,他现在搬来了一张小椅子,坐在上头等着他的顾客到来。

买糖葫芦的大多数小孩和年轻的女孩子,就像往常一样,反正孙哲平没看出来有多大的不同。

他看见自己在糖葫芦摊前滞留了一会,随后还是提起步子离开了。

孙哲平想,要是在以前,张佳乐准会对他说“看,有糖葫芦。”

而自己也会用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宠溺的语气回应他。

“想吃,就去买。”

张佳乐一般都会买两串,一串自己吃,另一串如果他不吃,那张佳乐就会留着带回他家里吃。

每次结果都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不是张佳乐吃了,就是张佳乐吃了。

孙哲平表示自己不是很喜欢这种甜到腻的东西,所以他很肯定镜中的自己也不会去买糖葫芦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镜中世界的时间从早晨变到了黄昏,夕阳出来了,街道上添上了一层金黄色的纱衣。

他看见镜中的自己早上从家里出去,黄昏时刻回到了那个令人熟悉的街道,那位卖糖葫芦的爷爷还没离开,摊上还剩下一根糖葫芦。

孙哲平想了想,如果自己在那里,他准会把这最后一根买下来。

镜中的自己也的确这么做了,他把糖葫芦带回了家。

孙哲平满心欢喜,以为张佳乐准在下一刻跑出来开心地对他说,“大孙,你给我买的?”

可是没有,他看见自己把糖葫芦的包装剥开了,轻轻尝了一口就被甜到皱起眉头。

他听见自己说,“太甜了。”

张佳乐呢?

孙哲平才发现,镜中的世界,他不曾拥有张佳乐,所以那一串糖葫芦的结果注定无人可分享。

它现在静静地躺在垃圾桶里。

“太浪费了。”张佳乐准会这么说的。

孙哲平轻蔑地笑了笑,像是在笑自己的可怜,又像是笑自己的无助。

曾经与他一起颠沛流离的那个人,在那个世界居然不曾出现吗?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看来没有对方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啊。

孙哲平离开镜子前,随便裹上浴衣便出了浴室,外头正在电脑前玩得眉飞色舞的张佳乐听到声音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大孙,等等,就这一局。”

“快点,该休息了。”

【百日双花】Day.8

(平行世界里的乐乐)

他站在镜子面前,看到的是与自己所在地形成对称的房间,他从镜子里穿了过去,来到了镜中的房间。

房间的布局真的是如出一辙,他看见一个背影闪过,摇摇晃晃地到了窗前,手里还捧着一杯刚刚热好的咖啡。

这个背影好熟悉啊,转念一想,这就是自己的背影啊。

墙上的挂画没了,床头柜前用相架裱好的照片也不见了,就连电脑桌上那一如既往放着茶杯的地方都被替换成了文件夹。

鼠标垫呢,当初那个写着大大的“荣耀”二字的鼠标垫呢?也没有了。

房间的墙壁上没有了当年少年意气画上去的涂鸦,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山水画,就是小桥流水人家的那种。

还有一幅字画,写着“天道酬勤”。

张佳乐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诗水画意吧,他盯着那个自己看,“自己”还在窗前静静地、慢慢地嘬了一小口带着浓香的咖啡。

他走到电脑桌上随意翻了翻文件——翻不动,手指从文件夹上穿透了过去,于是他走到自己身旁,想拍他的肩膀,也没有触碰到自己衣服上的一根毫毛。

看来只能当个老实的观众,看着另一个自己做事了。

张佳乐看了自己一整天,发现自己的生活比原先多姿多彩了,不再是那个一天有四分之三时间都对着游戏的宅男了,除了工作,自己还有更精彩的娱乐活动,就他观察的那一天,自己当着他面约了一堆人出去打火锅,吃得可起劲了。

好充实的生活,可是张佳乐觉得自己的世界里少了些什么。

他找遍了家里的各个角落,没有那个人的一点气息,也没有那个人的一点联系记录,他甚至怀疑起了自己当年是否有遇见那个人。

直至他看到自己打开了电脑,显示屏上多多少少的图标,他看了一遍又一遍,游戏的标签看了一次又一次,没有当年他所玩过的荣耀。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跳,如果没有荣耀,那么他也就不会和那个人在西部荒野相遇了吧。

想起那年,他转着被别人打趴的游戏视野看着游戏地图里所盛开的百种鲜花,那时候耳机里传来一句话。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张佳乐实在没办法相信那个没有孙哲平的自己会生活得比现在的自己幸福,至少他觉得不行的。

孙哲平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必不可少。

张佳乐再看了一眼在电脑前整理文件的自己,轻轻说了声,“再见。”

于是,他从镜子里回去了,在这一边,孙哲平在客厅里有些着急地喊他。

“乐乐,吃饭了。”

【百日双花】Day.7

(原著的时间点,随着文字的流动,从第二赛季之前走到了世邀赛。)

在张佳乐小时候住过的老屋边,有一条小河,它在星光灿烂下、在硕硕果树旁,经常被张佳乐当作倾诉的对象。

这次也和往常一样,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一次来这条小河边了。

张佳乐看着水里倒影着的自己,缓缓开口道,“好了,张佳乐,你可以的。”

声音随着风而逐渐消逝,河里泛起了点点涟漪,像是在回应着张佳乐的话。

……

“张佳乐,你可以的。”

同一句话,同一个地方,却来自于不同的一个人。

那是孙哲平对他说的,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张佳乐心里像打碎了个调味罐一样,百感交杂。

“嗯,我们可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话语带给他的不仅仅是一句话那么简单,还有不同于其他人地方,那就是安全感。

如果是孙哲平说得话,就肯定是不会假的。

那都是第五赛季之前的事情了,张佳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发呆的时候想起这件事,孙哲平已经离开了百花了。

是的,他已经离开了,再也没有人对他说出那句话了。

张佳乐把珍藏在脑海里的那句话音色甚至是他说出这句话时的神情都牢记在心里,每天都重复告诉着自己,他能行的。

“才不是这么回事呢……”

张佳乐喃喃道,不知不觉又回到了那条小河边,这一次,天上的星光依旧绚丽,河道两边的果树依旧硕果累累,但是……

那个屋子好久之前就已经被拆掉了,张佳乐早就搬出了城市,这么多年来,这里恒久不变的是气息,是感情。

过了这么久,张佳乐还是喜欢这里,还是喜欢对这条小河诉说自己不如意的事情。

“我说啊,他就是笨蛋,不声不吭就走了。”

“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信了,我真傻。”

“我居然期待着他会回来……”

“喂,他会回来的对吧?”

“我……想等他回来啊。”

“嗯……”

……

“你手好了没?”

张佳乐踢了一脚河边的小石子,那颗石子就顺着他的力道“噗通”一声掉进了河里,还溅起了一簇小小的水花。

“偶尔打上一两场还是可以的。”

孙哲平转了转受伤的手腕,有些惋惜地说道。

张佳乐不知道以什么去回应旁边的人,最后只给了孙哲平一个尴尬的微笑。

孙哲平也没看着张佳乐,嘴里很平静地说,“没什么,即使我不在了,你也是可以的。”

真的才不是这么回事啊。

张佳乐差点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憋在心里好久了。

“真的”,孙哲平把手搭在张佳乐肩膀上,脸向他凑得很近。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的气息都扑在了自己脸上,只听见他缓缓地说。

“你可以的,世邀赛,加油。”

【百日双花】Day.6

(购物狂乐乐。)

手机上陆陆续续传来好多条短信,孙哲平打开一看,全都是触目惊心的数字
——银行卡消费提醒。

转念一想,今天不是双十一吗,张佳乐这家伙早就脱离单身狗行列多年了,怎么还去凑这个热闹。

正这么胡思乱想着,又有一条短信来了,他胸有成竹地打开了短信界面,却仍旧被那几个数字吓了一惊。

在通话记录里找到张佳乐的手机号,连忙打了过去。

开口就是,“我的祖宗耶,你有车有房还有老公,你今天这么大手笔是想做房地产生意吗?”

电话里头传来张佳乐慵懒的声音,满不在乎地说,“结婚之前不是你说想买什么就刷你的卡吗?”

“……”被张佳乐怼了的孙哲平。

话好像是这么说没错,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啊!

“咳,你这是都买了些什么……”说着,手机里头“嘟——”一声,又来了一条信息。

张佳乐半响后才回答,“我想养猫,也想养狗。”

“所以呢?”

张佳乐看了一眼电脑上的购物清单,用着机械的口音读了出来。

正要读到第二页的时候,孙哲平打断了他的念白。

“停停停,我大概知道了,你买这么多东西,但是你现在猫也没有、狗也没有。”

张佳乐说,“猫会有的,狗也会有的,我正等你下班后就一起去宠物店。”

“……”

“购物清单还有两页,阿不,三页,你要我继续念下去吗?”

孙哲平按下了手机通话的功放键,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算是让自己冷静冷静。

“你……你继续念吧。”

于是张佳乐从容地把剩下的清单念完了,与此同时,孙哲平在网上找他买的那些东西也找得差不多了。

孙哲平语气里带着一丝敬畏,“乐乐,你是想给猫猫狗狗们一个五星级的家吗?”

电话里头发出了疑问的声音,张佳乐的语气很是无辜,“我没有这么想啊,我只是觉得那几个宠物房子好看,就拍下来了。”

孙哲平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有钱就是任性”,等等,不太对,这不都是他的钱吗?

“养你一个还不够,现在还要养三个。”

“没事,你养我就够了,我养其他两只。”

“我怕你们三只没了我都会饿死家中。”

“不会的,我给他们两只囤好了冬粮,你只要保管我饿不死就行。”

“……”

孙哲平心情复杂地挂下了电话。

双十一剁手节
作为一朵花,花瓣都快被自己扯光了。
不了不了,溜了溜了,我好穷的啊。
有谁来救救我,管住我的手!
天呐!
单身也这么痛苦!

【双花】Last and Forever/7

♡大乱斗的序章,大概就是大孙、乐乐、和辰三个男人一台戏。。。

♥其实我不擅长阴谋论!故事的发展不是我造成的!是他们!

❤欢迎捉虫,欢迎提意见♪(^∀^●)ノ

 

 

起先听到张佳乐喊自己的声音时,孙哲平还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回头看到张佳乐的时候,面色不免带着一丝惊讶。

孙哲平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问,“现在还不到你的上班时间吧?”

张佳乐笑着在他眼前伸出手,拿走了吧台上属于他的那杯调酒,那时候,张佳乐明显看到孙哲平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太放心上。

那杯酒所剩无几,张佳乐一口就灌了下去,在吧台工作的辰缓缓转过身,这时才看见张佳乐把他客人的酒拿走了,脸上也浮现了惊讶的神色。

张佳乐抿了抿嘴,“你们两个聊得挺好的吧?是不是我打扰了?”

孙哲平刚刚皱过的眉还没舒展开,这下又拧到一起了。

他平静地辩解着,“还好,就随便聊了两句。这位小伙子不就是你跟我提起过帮你顶班的吗?”

“是啊”,张佳乐给了辰一个颜色,指着孙哲平说,“没事,这是我对象,我和他的酒不会有事的。”

辰的脸色终于恢复到平时工作状态上的平静,嘴上也从容地说了两句。

“乐哥,就是单纯聊了两句,你可别吃醋。”

孙哲平嘴角微微上扬,定定地看着张佳乐的反应,他好像能看到他的两只耳朵都微微变红了。

呵,这家伙也会害羞的吗。

张佳乐在心里愤愤不平,孙哲平这家伙肯定是把辰给收买了。

酒吧的门被接二连三地推开,新进来了好几位客人,辰见状就匆匆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没和这两个秀恩爱的家伙瞎扯了。

张佳乐跟孙哲平说,“你来这里是想找我的?”

孙哲平认真地回答,“是,我想你了。”

张佳乐却摆出了一副“你是骗子”的表情看着他,到时候,两个人都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孙哲平拉过张佳乐的手,“我觉得,今天你会提前来打卡。”

“嘁”,张佳乐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得你好像跟我有心灵感应似得……”

孙哲平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慢慢诉说着,“说不定真的会有。”

张佳乐扭了扭身子,把孙哲平的手给甩掉了,用着生气的口吻说,“我不是三岁小孩啦,哪有这么好骗啊。”

“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

“我可不跟你闹了,那边客人挺多的,我去帮辰一把。”说着,张佳乐绕过孙哲平,走进了吧台的内部,拿起调酒壶就上了战场。

不到几分钟,他又走回了孙哲平面前,隔着吧台对望那种。

孙哲平看着他走回来的轨迹,打趣道,“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要去帮忙?”

张佳乐一本正经地、板着脸说,“你也是客人。况且你的酒杯空了……”

“你喝光的,所以你要负责哦。”孙哲平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坏坏的。

“要续杯吗?”

“好。”

张佳乐有模有样地给孙哲平重新调了一杯和刚刚相同的酒,只见孙哲平主动地伸出手拿过酒杯,指尖的温度分出一点给了张佳乐。

才喝下一口,孙哲平就觉得这杯酒与刚刚口味有些不一样。

张佳乐似乎从他的表情里就看出来了,于是问道,“我跟他调的不一样吧?”

孙哲平点点头,张佳乐则笑着走开了。

 

根据连续几天的调查,孙哲平没有捕捉到什么蛛丝马迹,酒吧里的那位调酒师也不像资料上写着的那么“风光”,看上去就是平平无奇的一个人,要说发光点还是有的,就是很容易就能和他聊开。

双方对话题的把握都很有技巧,至少孙哲平隐隐觉得这位调酒师语言技巧非同小可,他总是有着一语道破天机的能力,却又点到为止,这样很容易就能让他带起了聊天的节奏。

孙哲平不喜欢这样,他喜欢单刀直入,开门见山乃至一语中的,但是在这几天的聊天中,孙哲平都没有尝到什么甜头。每当话题渐入更深一层的时候,总是会被那位调酒师有意无意的敷衍过去或者是有客人来了。

那可真巧,孙哲平想,一次巧合是巧合,两次巧合是偶然,他相信如果出现太多次巧合的话,那就是必然了。

无论一个人掩藏得多深,他都必然会揭下他伪装的面具。

孙哲平离开酒吧之后回到家里想了一大堆,此时仍在酒吧里工作的张佳乐感觉后背有些发凉,他觉得是酒吧空调的温度开得有些过了。

辰早在一个多小时之前就应该打卡走人了,不过他坚持要留下来帮忙,即使这没有加班费。

这年头这样的大好人可不多见了,张佳乐在心里感激涕零。

“今天晚上的客流量稍微有点过分了啊……”张佳乐一边调酒一边发着牢骚。

恰好经过他身边的辰听到了,像是安慰又像是在陈说事实一般,“乐哥别叹气了,等过了节日就会好一些了。”

别跟我说节日,张佳乐心里燃起了熊熊大火,一不小心把量酒器里的柠檬汁全倒进了那杯Daiquiri里,后者眨了眨眼睛,装作不知道。

酸就酸了点吧,反正……Daiquiri本来就是酸酒类。

辰目睹了全过程,正想说两句就发现张佳乐脸上的表情仿佛就是在说“你欠了我一百万”,他还哪敢动啊,心里默默地为那位客人点蜡。

不到几分钟后,辰大概可能应该是听到了那位客人的叫声,以及看到那被酸到扭曲变形的表情。

张佳乐无动于衷,辰继续点蜡。

这样做不会被扣工资的吗……辰在心里默默地想,不过看张佳乐这么淡定,他大概是知道不会有什么幺蛾子出来了。

一直忙到深夜,两个人瘫在了吧台上——这时候客人几乎都已经不需要再调酒了,剩下的几乎都点了啤酒——终于是省事了。

“这副老骨头,要撑不住了。”张佳乐呻吟着,但其实看上去,他的状态并没有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么糟糕。

辰狠狠地泼了他一把冷水,“乐哥,别无病呻吟了。”

“你这小子……”张佳乐正要说什么,忽然被远处的一道景象给噎住了。

辰也朝着他看的方向望了过去。

【百日双花】Day.5

(大概是黑科技风。。。)

张佳乐听到跑车入库的声音,想必是孙哲平回来了,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摆好了pose准备开门迎接……

没想到,家里的小机器人居然跑得比他还快,先一步开了门。

张佳乐在想,凭什么这个只用轮子运动的机器人比他这两条腿的生物跑得还快,这不科学。

真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孙哲平好像注意到张佳乐表情的呆滞,有些紧张地喊了张佳乐一声。

张佳乐回过神来,用刚刚对着镜子练习了千百遍的口吻复述着,“大孙,我们的保姆机器人好像出了一些意外,估计得带回‘雷霆’工坊重装一遍了。”

孙哲平眼神里带着一丝惊讶,“是吗?这么巧,刚刚好有人要来我们家里做客……”

张佳乐抢着说,“不不不,大孙,那个机器人没救了,它今天早上还自己跑进了马桶里。”

孙哲平:“……”我还没说完呢。

孙哲平身后的人忍不住开了声,“我想孙先生的意思是,我可以来帮忙维修一下。”

张佳乐就这样看着孙哲平身后的人走了进来,嘴里喃喃道,“小事情?什么时候‘雷霆’工坊还提供上门维修服务了?”

肖时钦从容地辩解着,“我叫肖时钦,不叫小事情。而且的确没有上门服务这一条,我今天可以破例一下。”

张佳乐满脸疑问地望向孙哲平。

孙哲平解释着,“他的车子在路上遇到了些问题,要修理的话需要一些维修配件,恰好家里有,于是我就载着他回来拿配件了。”

肖时钦笑着点点头,“就是这样。”

所以这就是你来蹭饭的理由吗……

饭后,肖时钦用餐巾纸拭了嘴,拿起放在角落旁的工具箱问张佳乐,“出了故障的机器人在哪?”

张佳乐镇定自若地说,“马桶里,还没捞出来呢。”

肖时钦和孙哲平:“……”

花了不少功夫,孙哲平终于用机械钳把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保姆机器人给捞了起来。

那一瞬间,马桶的冲水器忽然启动了,把还没完全脱离马桶的保姆机器人洗了个冷水澡。

“不是我说,你们的马桶也出问题了?”肖时钦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佳乐。

张佳乐瞪大了眼睛,表示这件事跟他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孙哲平快手快脚地把保姆机器人放在了地砖上,洒了一地面的水,下一秒,肖时钦一手拿着扳手,一手拿着检修电脑上场了。

经过几分钟的检查,肖时钦大汗淋漓,有些眼神死,“芯片被水冲过,好像已经不能修复了……”

张佳乐打趣道,“这玩意居然不防水!”

肖时钦无视张佳乐的话继续说,“我总觉得这个机器人有些问题……”

于是他拿出一个长条形的、就像绿箭口香糖大小的工具,手指在上面轻轻按了几下后,便对着机器人左戳右戳,当戳到某个零件的时候,保姆机器人的录音功能灯亮了起来,从它里面传来了一些“嗯嗯啊啊”的声音。

张佳乐脑袋一热,孙哲平略感不妙。

下一秒,传出来的声音是,“不……不要……太快了……”

再下一秒,这个机器人被张佳乐踢翻了,肖时钦被孙哲平给杠了出去。

一脸懵逼、觉得自己很无辜的肖时钦:“……@!#!@%¥”

故事的结局是肖时钦没有继续抢救那个保姆机器人,原因是——自作孽,不可活。

张佳乐和孙哲平表示,这样的机器人他们再也不想要一个了。

肖时钦纳闷着,看来他的保姆机器人还需要进一步的升级,至少在场合辨别这方面要着力提升……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其实保姆机器人是乐乐弄坏的呢!被录进去的声音其实是乐乐对着大孙ZW时发出的。】

【双花】Last and Forever/6

♡这一章的走向很迷,但基本是要进入正题了。

♥我想看大孙和乐乐互相残杀,然后两败俱伤后才得知是队友。

❤欢迎捉虫,欢迎提意见♪(^∀^●)ノ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张佳乐也醒了,只不过后者觉得身上某个地方有些疼痛。

“醒了?”孙哲平初醒时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这让张佳乐觉得这个男人更加性感了。

“嗯……”迷糊地应了一声,张佳乐仍然是闭着眼。

鉴于昨天晚上消耗的体力过多,孙哲平就不勉强张佳乐能这么快起来了。

毕竟千错万错都在他,虽然是张佳乐先主动的。

想到昨晚激情的场面,张佳乐的那一声声,孙哲平勾起嘴角笑了笑。

他甩了甩头,眼神里带着一丝意犹未尽,随后径直走进了浴室。

 

朦朦胧胧再醒过来的时候,张佳乐发现孙哲平已经离开了,桌面上放着用保温盒装着的早餐,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决定离开床的怀抱,趿拉着拖鞋洗漱去了。

晚上的温情犹在眼前,张佳乐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温习了一遍昨晚的过程。

不应该那么急的,张佳乐对自己说。

不过生米都快成熟饭了,现在后悔会不会太迟了点,张佳乐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吃过早餐,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中午,别指望他会洗碗这个工作,随便把饭盒丢到洗碗池里就匆匆离开了。

听说那边遇上一些麻烦了,张佳乐决定亲自去看一下。

想来也是可笑,这种工作对自己对象还要偷偷摸摸的,真是上辈子欠了一屁股债,这辈子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还清。

都是假的,张佳乐不免有些惘然,事情过去后当是不会再有烦恼了,认真处理事件吧。

那个人说,“最近不知那个混小子走漏了风声,你去处理一下。”

张佳乐接过那个人递过来的枪,是现在警厅里通配的型号,他随意转了几下,有些不称手,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一把。

“这把枪上哪弄的?”

那个人稍稍颔首,脸上的疤痕似乎是在炫耀着什么,“我们在警厅里安插了人,记得,可别太过出风头。”

“我会的,解决了这一个,然后回酒吧继续工作。”张佳乐十分淡定地说着。

走的时候那个人听到枪上膛的声音,以及幽幽地一句,在小巷子里显得极为诡异。

“要不要改天请你喝一杯?”

那个人怔住,心想还是不要了。

张佳乐走出巷子,暖烘烘的阳光顿时洒满了全身,出来之前他把枪藏到了后背,卡在裤腰之上,否则拿着一把枪上街,人心惶惶。

他打了个车,一路向着人烟稀少的地方开,过了闹区,过了那个小湖,出了市区,来到了一座偏僻的宅子里。

相对于这个地方,张佳乐知道自己是一个不速之客,因为里面住着的人曾说过“如果你来,我便会开枪”。

张佳乐按下门铃,一个男人开了门。

“是你?”

没有回答,张佳乐已经拿出枪对准了那个男人的胸膛。

“没准下次开门的时候带把枪会更好”,张佳乐轻蔑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的。”

“为、为什么?他应该是没有再干这种……”

“你儿子没你想的那么好,查过他的电脑吗?有留意过他晚上的去向吗?”

那个男人慌了神,随即摇了摇头,仍旧不死心,“那他、他是做了什么事?”

张佳乐用枪指了指厅里的檀木座椅,表示让他坐下,然后他平静地述说着,“X月X日X时X分,组织与客户正在货品交涉,当时正有几名便衣在周围巡逻,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只要一有意外,便会全军覆没。”

那名男子有些惶恐地看着张佳乐,嘴里哆哆嗦嗦。

“那次我有份参与哦”,张佳乐换了一种比较轻松的口吻说着,“虽然不知道谁先因为紧张而被认了出来,但是最后这批货还是卖得很成功。”

“那……”

“知道吗,你儿子不适合顶风作案,他暴露了。”

那名男子连忙从椅子上跪了下来,嘴里都是求饶的话。

张佳乐不为所动,“不是你做错了事,你求我干什么?你交代一下,你儿子现在在哪?我在这里守着,会见到他吗?”

“不、不要……我不会说的。”

张佳乐俯下身子,用枪口挑起他的下颚,“不说也可以,我消息很灵通的,配合一点你能在家里收尸,不配合的话,你儿子或许会横尸街头,也或许会被丢到湖里喂鱼,你选哪个?”

张佳乐恢复了姿势,望了眼楼上的房间,“我来帮你选吧,我可是个好人。”

那名男子连忙拉住了张佳乐的裤脚,说出来的话带着恐惧和绝望,“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

张佳乐一甩脚便是打中了那名男子的头,嘴里说着略带轻浮的话,“上次我来的时候,让你看好你的儿子,你却要说开枪打我……”

他眼神霎时变得凌厉起来,“我像是一个这么好说话的人吗?”

枪响,打中的是那名男子脑袋边上的木地板。

那名男子再无挣扎,眼睁睁看着张佳乐上楼,然后用枪把锁打烂,然后进入了房间。

他听见了他儿子的求救声,也听见了他儿子死前的最后一声哀嚎。

张佳乐依旧是来时那种轻松的模样,他离开的时候在那名男子面前走过,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这是上头的命令,我劝你也不要再干了,否则下一次子弹穿过的就是你的身体。”

那名男子咬着牙,脸上早已全是泪水。

一脚迈进这种肮脏交易的组织时,就应该早就想到今天的结果,如果说几年前他是为了钱,如今却是为了命。

早该有觉悟的。

张佳乐把枪给拆了,每一个部件都用火烧得不成样子,随后扔进了垃圾回收站,他应言,要去酒吧上班的,不过这次提前了几个小时。

推开门的时候,他看见吧台上坐着的是孙哲平,正跟辰聊的开心。

这时候他不禁有些懊恼,开过枪后的他袖口还残留着一丝丝硝烟味,不知道这个会不会被孙哲平闻出来?

不过张佳乐很快就放下了心,孙哲平只是一个公司里的管理层,哪会在意这些。

于是他走过去跟孙哲平打了个招呼。